千殇诀

【喻黄喻】生贺篇

ooc致歉#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大概是黄喻#

————————————————————————

温黄的灯光自天花板晕开,一层一圈,晃悠映出微微颤抖着浮动颗粒的身形,以及一头浅金色短发,苍蓝纯白交替填色的队服。

纤长指尖飞转,精准轻击所想的每一个键帽,嘴里不住的念叨着什么,无论意识是有与否。他全身心的投入,甚至没有发现门口鬼鬼祟祟的人影。

视线突地一黑,手里稳定的操作继续。看不出一丝一毫被扰乱的迹象。那人却是有些聒噪抱怨猜测着。

“小卢又是你吧,再这样捂着,死的可就是你的流云了。”

屏幕上,名为流云的剑客角色一个迟钝,瞬间遭遇boss的一波攻击。人群间有几位角色倒地,幻化作星星点点湮灭于无形。卢瀚文才不急不慢松开之前挡人双眼上的手,有几分无趣和不满,“黄少,队长叫你过去一下。”

黄少天应了声立刻接上操作,角色灵活奔走出击。看准了何处,挥剑指向何处,即是击中的前兆。银光落刃接上挑,流云手中焰影划破空气,撕碎气流。光影交错间,正如其名似烈焰扫过。深红的剑锋因可怕的准确度透着一股子无情冰冷。

在流云的引导及暴力输出下,混乱的场面一度被拉回正轨。顶着蓝溪阁公会称号的一众玩家有序配合,仇恨渐稳。剑客似是也开始不走心,文字泡像一个个潮湿树丛里冒出的蘑菇,把之前霸气横扫千军的气势尽数遮盖。

Boss倒地的时候,退出,拔卡,笑着抛给卢瀚文,转身离开。

他十指交叉活动手腕,浅色金发衬得整个人朝气蓬勃。好像永远都不会失去热情。到喻文州房间门口,食指关节处敲了敲,叫了声队长直接进门。

喻文州放下笔记本,抬头笑道“今天你生日啊。”

“哇你居然记得,怎么?是要送礼物吗!”黄少天两眼好像隐隐有光亮闪烁。蓝雨队长习以为常,“礼物没时间准备。今晚出去吃饭,可以的吧?”

黄少天立刻开始盘算去哪家饭店能最大程度地敲一笔,习惯性自言自语式讲起来,“诶我说,要不找找小卢郑轩讨论下?嗯……还是算了,上次你生日的时候就是他们选的地方,还没啥特别的地方。队长你是怎么做到能同意他们乱选……”

喻文州端起咖啡杯看向某剑圣时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无奈。维持着礼貌的微笑指了指电脑,“少天,我觉得这个地方还不错。”

黄少天挠挠头,笑意淡去些许。讪讪然“那就这吧。我接着去网游了。”

当晚,向来滴酒不沾的他喝到微醺。贴着喻文州的耳畔压低了嗓音,“队长,你以为,机会主义者会找不到事件的中心吗”

其实,不过是想和你多待一会,仅此而已。

喻文州靠着椅背笑靥依旧,“那么你是不是以为,造就机会主义者的人,会找不到他所隐瞒的关键呢。”

【快新】纯粹的甜腻腻的糖

渣文笔#
ooc致歉#
私设有#

新人求教,欢迎评论提议建xx

———————————————————————————
东都铁塔外,警灯红蓝相间闪烁,空中也架满直升机,探照灯不停在附近徘徊,扫寻那个随时可能出现的白影。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所有警员严阵以待,反倒调起群众的热情。
塔外观景台上,敏锐的侦探收起锋芒,甚至有一丝浅淡的温柔随风自藏青色外套敞开。
“晚安,我的名侦探。”
暧昧昏黄的灯光下,霓虹万千,只要沉醉过就会开始贪恋这种君临天下的气势,无法自拔,如怪盗是也。再加上,他也融进这画里,更让人痴醉。
上是漫天星河,下是繁华之都,冲击着视觉和对美的概念。他全然不知自己也成了一道景,这样致命的引诱着小偷犯罪。
轻微的脚步声工藤没有听见,怪盗走到他身后,带点任性环住腰际,将头埋进颈间。魔术帽顺势掉落,坠入空气。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犹豫。
腰间一向是侦探的弱点,他极为明显的想要挣脱,那双手却惩罚性收得更紧,逼迫他靠近。耳畔传来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将怪盗一向冷冽缥缈的感觉一扫而空。至少能确实感受到对方的温度。
侦探藏不住眼底的笑意,慢慢渲染上嘴角,却仍说着会把对方送进监狱的话。
“是么?”怪盗狡猾的笑,踱步绕道面前,一举一动都优雅到窒息。足以俘虏世间万物。
温柔抬手,略强硬勾起下颚,不允许逃避的同时步步逼近,直到唇齿之间再也没有距离。
塔外的天空仍缀满繁星,幽远探照灯窥不到塔内的温度,所有景致和以前一样,又好像多了什么不同。一如冰冷的风看似不解风情冰冷着,掠过铁塔时也不免渗出一片温情。
“侦探,你现在开始就是我的所有物了,对吧?”
工藤莞然微笑,不置可否“但我还是会亲手逮捕你,送进监狱。”
“无所谓。”
“反正,你是我的,无论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