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殇诀

★这么久了依旧没有想标题
★预告放了这么久好尴尬再放个引子吧
★私设重,超级重
★啊不要误会这只是引子的画风
★我还能凑多少字数才能显得比较多
★tag该打啥……
★算了我……扯不动了……正文我加油赶吧x

——意思意思的分割线——

引子.

雪,铺天盖地的雪。
密集而轻盈,洋洋洒洒顺风飘落。
每一支白羽都有汲取他体温的意图,毫不迟疑贴上肩头,脸颊,一点点地消融。冰冷到麻木,漫天雪势不减反增。目光所及之处,无不是茫茫的致命苍白。他脸色与雪色渐近,似乎是要和这整个空间融为一体。
“看清了真实的模样,还会如此靠近么?”
雪瀑骤减,转眼已经稀稀落落,优雅舒缓地随气流飞卷,落地,在分理不清的混沌中匿了身形。
抬手,勾勾指尖,接住最后一片白羽,深蓝色眸子里毫无波澜,温度似乎比手中一直未化去的雪还低,又那样深不见底。无人能知汪洋的重重冰层之下,在思考什么。
勾唇微笑,寒风凛冽。

谋划了一篇中长篇,大概会坑……
于是先悄咪咪丢个预告。
名字懒得想。
cp见tag。
私设有。

(假巴巴有分割线)

荣耀战场。
所谓宿敌。

“一个外冷内热,一个内热外冷,他们也倒是很配。”

可是——

“如果王杰希挑明的话,你会答应吗。”
“我想我……”
“不会。”

他们就像冰火两重天,强求在一起的最终结局,只会是两败俱伤。

面具之下,层层冰封。
永远窥不到真实的他的分毫。

“看清了真实的模样,你还愿意吗……”
………………………………

照目前短小且耗时的进度来看大概如果我有毅力完结的话可以写到下一个文州生日……
我能怎么办,还是咸鱼吧(:3_ヽ)_

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

哇……码。

沙紫萦:

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


-按照歌词顺序写的,退役顺序会有严重不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借用@kellked在游泳 大大的条漫人设,自己另有增补


-年龄未考证可能有错漏。


-许久不写东西...OOC有,词不达意有。


-基本只是写给自己看的。




01 再一次我淹没在掌声中,眼前的你竟如此激动




——“第十赛季的总冠军是——兴欣战队!”


“沐秋,37场连胜,哥还剩了一场等你呢。”叶修拔出账号卡走下赛场。




“放心,荣耀就是再玩20年,哥也不会腻!”站在领奖台上,拍拍苏沐橙的肩膀,叼着烟的荣耀教科书还是一样让冯主席觉得自己需要马上吃药。


——“第十赛季,兴欣战队宣布叶修、苏沐橙正式退役,唐柔接任兴欣队长。”




02 黑暗中世界仿佛已停止转动,你我的心不用双手也能相拥




“诶我跟你们说啊,就算我们退役了,小卢现在可厉害了我告诉你们,就是剑圣的称号分一半给他分分钟的事,我们队长你们知道吧,最厉害的战术大师蓝雨的基石也这么说哦你们记住了,我告诉你们不要以为我们退役了冠军就有你们的份儿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影子在闪灯光下重叠在一起,“就算有人离去,蓝雨的夏天,还会再接再厉。”


——“第十一赛季,蓝雨战队宣布喻文州、黄少天正式退役,卢瀚文接任蓝雨队长。”




03 如果有一天我迷失风雨中,我知道你会为我疗伤止痛




“队长……我……”


“微草的未来,现在开始到你来扛。”


——“第十二赛季,微草战队宣布王杰希正式退役,高英杰接任微草队长。”




04 也许我们的世界,终究有一点不同,可是我知道你将会陪我在风雨中




“张佳乐你还不死心啊?哥就跟你说你就是个幸运E体质别挣扎了。”


“叶修你大爷!今年冠军肯定是哥霸图的。”


“霸图的。”


“孙哲平你什么立场啊,还是不是义斩的,小心小楼扣你工资啊”


——“第十三赛季的总冠军是——霸图战队!”




“队长退役了以后有什么计划?”


“一如既往。”


——“第十三赛季,霸图战队宣布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退役,宋英奇接任霸图队长。”




05 请你为我再将双手舞动,我会知道你在那个角落




“小周,以后只要透过窗户还是能看到我哦”


“恩……一直……”


“小周的意思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对吧?”


——“第十四赛季,轮回战队宣布周泽楷、江波涛退役,孙翔接任轮回队长。”




06 看人生匆匆,愿我们同享光荣,愿我们的梦永不落空




“嘿,小事情,退役了是不是本子还得上漫展啊”


“叶修你大爷!信不信我明天就去给你贡献销量!”


“专注队长一辈子。”


——“第十五赛季,雷霆战队宣布,肖时钦、戴妍琦退役,鲁奕宁接任雷霆队长。”




07 请你为我再将双手舞动,就让我们把爱留在心中




“一帆又来看我的解说啦。”


——高英杰,33岁,解说主持。


“恩,今天英杰的表现也很棒!队…队长!”


——乔一帆,32岁,场记。


“都很棒。今晚加训,最后一次。”


——王杰希,41,撰稿人。




——“第三十七赛季,荣耀宣布关闭游戏,联盟表示本赛季将是最后一季比赛。”




08 也许有一天,我老的不能唱也走不动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黄少天,40,网店老板。


“切,你还行不行啊,现在你手速有没有喻文州快啊,天天光刷人家淘宝小姑娘的屏有意思么”


——叶修,43,自由玩家。


“没”


——喻文州,40,编辑。


“哈哈哈哈哈,哥说什么来着,你看喻文州打着文档双开都比你快”


“队长你怎么能跟叶修那个不要脸的站一边!!!!!!!!!!!


队长我们来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你们俩就别在这儿刷垃圾话了,看老夫一个六星光牢收了你们两个妖孽”


——魏琛,47,宿管。


“得了吧老魏你现在手速赶得上读条么,喻文州那个手残都分分钟秒你”


“叶修你大爷的少废话,你再做个龙抬头看看,分分钟手抽筋就是你”


“等我送完这份快餐龙抬头给你们看!”


——孙翔,36,快餐店老板。


“得了吧送什么快餐啊,快上线哥竞技场等你们。”


“前辈,我们再打一场吧!”


——邱非,30,游戏设计师。


“加班……电脑……”


——周泽楷,39,公司职员。


“小周的意思是,公司加班,公司的电脑上不了荣耀对吧?”


——江波涛,37,会计。


“我去周泽楷你工作这么多年还交流障碍啊,别告诉我你跟江波涛一个公司啊。”


“他们俩还跟我一个公司呢叶修你羡慕嫉妒恨啊。”


——张佳乐,40,销售员。


“唉哟我去,张佳乐你出息了啊,跟哥说说是不是年年业绩第二啊。”


“第!二!你!妹!叶修你好吃懒做这么多年,别告诉我陈老板还没开除你啊”


“哥是职业的,你们懂个屁”


“老大老大,职业第一!”


——包荣兴,32,网管。




09 我也将为你献上最真挚的笑容




“刘小别前辈我们PK吧!”


——卢瀚文,32,广告设计师。


“来来来,看我爆手速咱们再来大战三百回合!”


——刘小别,37,速记员。


“来来来,先别急着PK了,都过来合照了啊,都是职业大神操作着跳一个呗!”


——苏沐橙,39,演员。


“队长队长我要站队长旁边!”


——戴妍琦,36,舞蹈教练。


“沐沐呢,也站进来,截个图你还站前面举相机啊。”


——楚云秀,38,主持人。


“诶,果果你也站进来。”


——唐柔,32,企业家。


“唐……唐柔……我能站你旁边么。”


——杜明,34,CEO。


“来来来,都笑一个呗。”


——陈果,45,网吧老板。


“诶,等等哥找找微笑的快捷键是哪个来着?”


“叶神行不行啊,荣耀教科书这是缺页了啊。”


——林敬言,42,设计师。


“林敬言你少废话,哥不信你打职业联赛还记着这玩意儿是哪个键”


“来来来,方锐大大教你怎么露出八颗牙。”


——方锐,39,甜品店老板。


“1,2,3——”




10 感谢你与我患难与共




“队长队长队长,你看这个地方和我们第六赛季那张图是不是特别像,你看当时就是有一棵长得特别像的柱子,然后我就在旁边劈了微草的熔岩烧瓶,然后你放六星光牢就把刘小别套住了,诶你看那个喷泉像不像第五赛季被我砍了的那个)(*&……%¥%……&*”


“恩,有少天在的时候,战斗总是特别安心呢。”


“那是,我们可是蓝雨的剑与诅咒呢,诶队长我跟你说啊(*……%%……&*”




11 感谢天,我的心有你能懂




“老孙,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


——孙哲平,40,饭店老板。


“唉哟,繁花血景,你们俩可以啊”




12 感谢在泪光中,我们还能拥有笑容




“沐橙啊,你说……”


“哥哥一直都在。”




13 虽然在此刻,我们必须暂时互道珍重




“荣耀永久关闭倒计时,5,4,3,2,1——”




14 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




——“可属于我们的荣耀,永远不会结束。”


“叶神,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的荣耀啊,玩一辈子,也不会腻。”




 

【快新】纯粹的甜腻腻的糖

渣文笔#
ooc致歉#
私设有#

新人求教,欢迎评论提议建xx

———————————————————————————
东都铁塔外,警灯红蓝相间闪烁,空中也架满直升机,探照灯不停在附近徘徊,扫寻那个随时可能出现的白影。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所有警员严阵以待,反倒调起群众的热情。
塔外观景台上,敏锐的侦探收起锋芒,甚至有一丝浅淡的温柔随风自藏青色外套敞开。
“晚安,我的名侦探。”
暧昧昏黄的灯光下,霓虹万千,只要沉醉过就会开始贪恋这种君临天下的气势,无法自拔,如怪盗是也。再加上,他也融进这画里,更让人痴醉。
上是漫天星河,下是繁华之都,冲击着视觉和对美的概念。他全然不知自己也成了一道景,这样致命的引诱着小偷犯罪。
轻微的脚步声工藤没有听见,怪盗走到他身后,带点任性环住腰际,将头埋进颈间。魔术帽顺势掉落,坠入空气。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犹豫。
腰间一向是侦探的弱点,他极为明显的想要挣脱,那双手却惩罚性收得更紧,逼迫他靠近。耳畔传来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将怪盗一向冷冽缥缈的感觉一扫而空。至少能确实感受到对方的温度。
侦探藏不住眼底的笑意,慢慢渲染上嘴角,却仍说着会把对方送进监狱的话。
“是么?”怪盗狡猾的笑,踱步绕道面前,一举一动都优雅到窒息。足以俘虏世间万物。
温柔抬手,略强硬勾起下颚,不允许逃避的同时步步逼近,直到唇齿之间再也没有距离。
塔外的天空仍缀满繁星,幽远探照灯窥不到塔内的温度,所有景致和以前一样,又好像多了什么不同。一如冰冷的风看似不解风情冰冷着,掠过铁塔时也不免渗出一片温情。
“侦探,你现在开始就是我的所有物了,对吧?”
工藤莞然微笑,不置可否“但我还是会亲手逮捕你,送进监狱。”
“无所谓。”
“反正,你是我的,无论在哪。”